林外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耽美 > 一世凌歌
《一世凌歌》大結局免費閱讀 《一世凌歌》最新章節目錄

一世凌歌孤妄之. 著

主角:玄墨左凌
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《一世凌歌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玄墨左凌寫的耽美小說風格的小說,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古不古,仙不仙,俠不俠無愛無恨無牽念,失魂失魄失心人引來忘川從頭渡,償還三生三世緣所謂的三生緣,不過是一場交易用永生永世,換得三世相守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1-10 15:48:35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再次劃著扁舟,兩人朝著沈寰宇從師門中得到的路線往下一處藏寶點趕去,卻在山頂上遇見了狼狽不堪的文書白兩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沈寰宇跳下扁舟,將兩人檢查了一遍,發現并無大礙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文書白癱在地上,兩眼失神的望著天,半天緩不過來。

一向強勢的斐纖纖此刻也蒼白著臉色,坐在一旁呆呆的垂著頭。

左凌看著兩人,緩緩收起扁舟,落到山頂上。

“他們是嚇壞了吧?”

沈寰宇皺了皺眉,但想想,也只有這個可能,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么。

“寰宇,他們……都死了……”

過了很久,文書白才回過神,兩只手緊緊的抓著沈寰宇,雙目血紅。

“所有人……要不是我有父皇賜予的護身玉,我、我也……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了,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!寰宇……”

“沒事了?!?/p>

沈寰宇拍著他的肩膀,神色間也有些黯然,雖然早知道進入這里的人九死一生,但當血淋淋的事實擺在眼前,還是會讓人接受不了。

他現在唯一慶幸的,就是齊海兩人因為私事,沒來摻和這些事,不然他唯四的同伴,恐怕要減員了。

“怎么會沒事!他們都是我軒轅帝國未來的脊梁,是日后抗衡魔界的中流砥柱,就這么死在了這里……我……我不甘??!”

文書白朝著沈寰宇怒吼,眼淚卻摻雜著血絲滾落,額頭上脖頸處青筋畢露。

沈寰宇被他抓得雙臂發麻,卻沒有推開他,他早知文書白是軒轅國的三皇子,從小就為了守護人族、抵御魔界為己任,雖然亦有私心,但所作所為,都在暗暗的為未來的人魔大戰做準備。

他竭盡所能結交各個門派之中的精英弟子,拉攏他們到自己的陣營,就算是不能被拉攏,也會想盡辦法去影響他們,讓他們為抵御魔族入侵做好準備。

沈寰宇就是他拉攏的一員,將來必定是要踏上征戰魔界的戰場的。

左凌看著兩人,猶豫著要不要過去,剛剛邁開一步,卻又收了回來,走到一邊吹著山風。

沈寰宇瞥到他的背影,眉頭狠狠一皺,再看文書白,心頭一陣恍惚,那一句“還有我”徘徊在牙關,怎么都說不出口。

“還有我,還有寰宇?!?/p>

斐纖纖回過頭,從背后抱住了文書白,輕聲道。

過了許久,文書白的情緒才穩定下來,臉上淚痕縱橫,嘴角掛著一抹凄慘的笑。

“是啊,我還有你們?!?/p>

文書白兩眼直直的看著沈寰宇,“寰宇,你一定會站在我身邊的,對吧?”

“我……”

沈寰宇張張嘴,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追隨著左凌,左凌朝幾人走過來,淡笑著道:“他會。沈寰宇,日后除魔戰場上,要做一個大英雄啊?!?/p>

沈寰宇點點頭,拍著文書白的肩膀,“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他日若魔族入侵,我定會揮劍,護人族安然?!?/p>

“那就好。有你這柄利劍在手,我還有什么好怕!”

文書白抹去了淚痕,笑得豪邁。

斐纖纖悄悄松開了手,握住長虹,目光在兩人身上羨慕的流連。

終有一日,我也會上陣殺敵,當要你看到,我亦有絕世風姿。

“你們有沒有見到茶四?就是那個很可愛的丫頭?!?/p>

左凌等了這么久,才終于有機會發問。都過了快一個月半了,還不知道茶四究竟怎么樣了。

文書白這才正眼看了看左凌,目光仍舊是有些不善,這個惹事精,卻偏偏還是沈寰宇所傾心的人。

“我們把她留在了安全通道里,只要她不亂跑,就不會有危險?!?/p>

文書白淡淡的道。

“我能不能去見見她?”

要想見到茶四,還需要文書白兩人手中的骨牌,就是不知道兩人愿不愿意借出來,畢竟是保命的東西。

文書白挑挑眉,臉上露出一副為難的神色,其實完全就是想為難左凌,誰讓他輕而易舉而且悄無聲息的就搶了他一直都在覬覦的男人呢?

“這個啊……你也知道,骨牌對我們很重要的,要是隨隨便便就給你,不太好吧?萬一你弄丟了呢?這樣吧,你拿一件對你也很重要的東西來交換,怎么樣?”

“不要為難他?!鄙蝈居羁粗臅?,皺了皺眉。

他現在似乎很喜歡皺眉,不知道到底藏了些什么苦悶的事在心里。

“我將扁舟給你?!?/p>

左凌取出扁舟,遞到文書白眼前,“沈寰宇可以作證,我之所以可以在這里活下來,全靠這葉扁舟?!?/p>

文書白搶在沈寰宇出手阻攔之前就把扁舟攥進了手心,又將骨牌扔給了左凌,“交易完成,你這扁舟我就先替你保管?!?/p>

沈寰宇見阻止不成,也只能嘆一口氣,朝斐纖纖看過去,“骨牌借我?!?/p>

斐纖纖取出骨牌,丟給了他。

拿到了骨牌之后,左凌才道:“這扁舟只有我能駕駛,為免你們出事,還是讓我先將扁舟放大,你們坐進船艙吧?!?/p>

“奸商!”

文書白指著左凌罵了一句,也只能乖乖的把扁舟放出來,任他施為。

等兩人坐進船艙之后,左凌與沈寰宇拉著手,激活骨牌,隨后就進入了安全通道之內,直接出現在文書白兩人離開的地方。

明亮的光芒灑滿了這個空曠的地方,左看右看,卻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,更沒有看到茶四。

“阿四?你在哪兒?”

左凌心中忽然有些慌亂,焦急的在通道中來回呼喊,可是許久許久,都沒有回應。

“阿四去哪了?這里還有沒有其他落腳的地方?她會不會被人給帶走了?還是她自己跑出去了呢?阿四……千萬不能出事??!”

左凌拉著沈寰宇就是一通亂問,急得幾乎跳腳。

“她不會有事?!鄙蝈居羁匆娝辜钡哪右舶櫰鹆嗣碱^,“這里沒找到她,很可能是因為悶得慌跑出去了,或者見到了她要找的人,跟著走了?!?/p>

“那我該去哪里找她?”

左凌慌得六神無主,早知如此,當初真的不該把茶四帶過來。

“我們先出去,若她跟著碧羅修,最終應該會去到大陣中心?!?/p>

再次回到山頂,左凌一眼就看到了即將已經露出一個弧度的月亮,腳下白骨在滋生,兩人趕緊踏到了扁舟之上。

左凌將骨牌扔給文書白,駕駛著扁舟懸浮在空中,遠離了白骨,這才放下船槳,湊到文書白身前揪住了他的衣領。

“茶四根本不在里面!她去哪了?”

文書白無辜的攤著手,“我怎么知道?你要怪還是怪你自己吧,誰知道是不是你把愛惹事的性格傳染給了她?”

“你!”

左凌憋了一肚子氣,卻只能無奈的放開他,一個人站到船頭,仰頭看著天上即將圓滿的明月。

血鴉聒噪的叫著,阻隔了沈寰宇想要擁抱他的腳步,只能坐在船艙中,隔著幾步之遙,凝視他的背影。

紫意在左凌的眼中擴散,一座血色的大陣顯現出形狀,左凌撿起船槳,奮力的揮動,朝著大陣中心劃去。

“他知道中心在哪?”文書白扭頭去問沈寰宇,這座大陣,他們太白門花了近三個月的時間才堪堪勾勒出大致輪廓,這小子怎么會這么堅定的就往那個方向去?

沈寰宇點點頭,“他在陣道上的造詣很深,宮殿外的大陣就是他憑借一己之力破解,才來到此處的?!?/p>

“真的假的?”文書白狐疑的盯著左凌的背影,“再怎么天才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破解之法吧?他才來多久?”

沈寰宇也不清楚,分開的這半年,他也想知道,左凌究竟都經歷了些什么。

遇見之后,所有分開的日子都顯得生活不那么圓滿。

“又是他!”

衡百等人好不容易脫離了森羅地獄,又在森森白骨之中掙扎前進時,竟然又看到左凌劃著扁舟再度從他們頭頂飄過。

要不要這么過分?兩次都從頭頂路過?能不能給點尊重?

衡百即使再裝得溫和,此刻也不緊握緊了拳頭,扭頭對墨玉道:“我們追上去,用黑白子棋盤?!?/p>

說著就從懷中取出一半巴掌大的白色棋盤,墨玉取出另一半,拼在一起,頓時化作了一副半米方形的棋盤,懸浮在空中。

兩人跳上棋盤,相擁而立,直接朝著扁舟追了過去。

剩下三人面面相覷。

隨即,蒲培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對翅膀,安在背后,對兩人揮了揮手,也追了上去。

“該死!”

道真派的弟子罵了一句,然后趕緊抱住了火神宗的那名弟子,巴巴的望著他,“師兄,快取出你的葫蘆,我們也追上去?!?/p>

“火神葫蘆七天只能催動一次,我現在也沒有辦法,你難道就沒什么法寶?”火神宗弟子瞇著眼打量他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道真派的弟子訕訕的笑了笑,作勢要從懷中取出法寶,另一只手卻猛的從火神宗弟子身體中穿過,看著他死不瞑目的倒下,尸骨化為骨山中的一員。

在收刮了他身上的寶貝之后,道真派弟子取出一根拂塵,催動法訣飛天,朝著天邊追去。

一路上越來越多的人看見前后追逐的幾人,猶有余力的人也都跟著追了上去,沒能耐的人只能繼續在原地掙扎。

山脈之廣,大陣之大,足足趕了半個月的路,左凌才劃著扁舟接近到大陣中心。

那里是一個巨大的黑洞,無邊黑霧從其中升騰而起,周圍的光線都被吞噬得只剩下些許微光,鬼氣滔天,遮天蔽日,不過如此。

陰冷的氣息從他們接近到這里之前就早已將他們籠罩,此刻更像是深入到了骨子里一般,凍得人心底發寒。

血鴉在中心之外止步,沈寰宇幾人也終于可以從船艙之中走出,看到那個黑洞時,三人都免不了一陣恍惚,仿佛靈魂都差點被抽離。

左凌的雙手緊握著船槳,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黑洞之中,嘴唇咬得發白。

黑洞之中,似乎有一個漆黑的影子遙遙的與他對望。

左凌忽然有些恍惚,腦海中閃過一些詭異的片段。

“茶四……在這里?不、她不會……絕不會……”

想起這幾月的相處,茶四可愛的笑顏,左凌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揪心。

沈寰宇穩住身形,站到左凌身邊,一只手握住他捏的發白的雙手,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,湊近,在那片可憐的唇瓣上撫慰。

左凌閉上了眼睛,任他施為。

良久,沈寰宇才放過他的唇,將他攬入懷中,在他耳邊輕語。

“沒事的,還沒見到人,并不代表她出事了,一定沒事的?!?/p>

陸陸續續的也有其他人接近到了此處,全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那巨大的黑洞,時常有人一個不提防,就跌落進去。

左凌環顧四周,卻沒見到碧羅修的身影,也沒有看到茶四。

隨著天上的月亮越來越圓,所有能夠到達中心的人全都奮力趕來了,衍月門的人卻始終沒有出現,碧羅修也不見人影。

茶四……依舊不見人。

左凌一直站在船頭,時不時看一眼天上的月亮,時不時在周圍掃視一圈,目光卻是呆滯的,仿佛丟了魂。

沈寰宇如何勸慰都沒辦法讓他恢復,也只能一直緊握著他的手,與他并肩而立。

月終于圓了。

黑洞中的霧氣開始沸騰,就像一朵巨大的黑蓮在緩緩盛開,中心范圍之內的所有人都被一陣氣浪推了出去,不少人都被掀翻,撞在骨山上撞了個頭破血流。

一道黑影被風浪吹進左凌的身體,剎那間一滴淚從他眼角滑落,又被風吹干,了無痕跡。

遠離了中心的位置,左凌穩穩的站在船頭,雙眸中閃爍著紫芒,看著黑霧之上,一輪金黃的圓月正緩緩的朝著下方沉落。

一陣厲鬼的哀嚎從黑霧中傳出,一只只被鏈條鎖住的厲鬼從黑洞中冒出,漂浮在半空中,張牙舞爪的發出一聲聲靈魂尖嘯。

左凌被這聲音吵的頭皮發麻,卻突然被沈寰宇撞了一下,轉過頭卻看到他臉色發白,雙目失神。

左凌趕緊將他扶到船艙之中,似乎是有了船艙的隔離,沈寰宇的臉色好看了幾分。文書白兩人卻早已倒在一旁,左凌也只好把他們都拖進船艙。

再站到船頭環顧四周,還能像他一樣站著的人,一個都沒有。

黑蓮盛開到極致,緩緩浮起一個白影,腳尖立在一座冰棺之上,一直上升到落下的圓月中央的位置才停下。

左凌凝望著她,眸中紫意深沉如水。

卻什么也不問,取出幻音笛,幽幽的吹響,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。

冰棺緩緩的開啟,一個女孩的身影搖搖晃晃的站起,最終與白影融為一體,隨后帶著冰棺,消失不見。

圓月就像一個泡沫一般突然破碎,厲鬼終于掙脫了鎖鏈,撲進昏迷的修士身體之中。

左凌吹完一曲送別,劃著扁舟,駛向破碎的圓月,脫離了南疆秘境之后,眸中的紫意剎那間逝去,黑色的靈魂又再度潛伏起來。

小說《一世凌歌》 第十七章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