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外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最新《助理兇猛》張雷郁青小說在線閱讀全文章節

2019-10-12 15:18:23   編輯:冷清清
  • 助理兇猛 助理兇猛

    小說主人公是素聞陌上花開的書名叫《助理兇猛》,是作者張雷郁青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為赴前女友三年之約,張雷在出差期間偷偷前往拉薩,中途搭車遇見又兇又猛的姑娘,原本以為噩夢會止于拉薩,直到有一天,她再次出現在了公司會議上,對張雷不懷好意淺淺一笑道:“我們又見面了!”...

    張雷郁青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都市
    立即閱讀

《助理兇猛》 小說介紹

甜寵新書《助理兇猛》由素聞陌上花開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張雷郁青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我喪氣的看著郁青,她卻用煩透了的眼神看著我,從錢包內拿出幾張百元鈔票塞給我,沒等我說話已經轉身離開。其實我想告訴她,我不是要錢,來西藏之前,我已經訂好了青旅,只要她把我送過去就行,再說,不論這邊酒店是...

《助理兇猛》 第5章 秋褲掉色了 免費試讀

我喪氣的看著郁青,她卻用煩透了的眼神看著我,從錢包內拿出幾張百元鈔票塞給我,沒等我說話已經轉身離開。

其實我想告訴她,我不是要錢,來西藏之前,我已經訂好了青旅,只要她把我送過去就行,再說,不論這邊酒店是否同意我入住,就這一晚398的房費我也是付不起的。

可她似乎并不給我說話的機會,直接甩手離開。

站在拉薩的街頭,我手捏著幾張百元鈔票,和其他瀟灑愜意的老拉漂不同,我多少有些孤苦無依之感。

“拉漂”就是在拉薩漂泊的意思,特指從內地來的一小部分沒有穩定的工作,又不想離開,或者在努力尋找一個理由留下的人。

路過很多眼熟的建筑,我卻沒有心情拍上幾張照片,然后發個朋友圈感慨。

異地的新鮮感已無法**我的思維,這里沒有什么是大驚小怪的,也許所有的驚奇和吸引,早已被高反的難受勁給奪去了。

高反真的太難受了,我的腦袋像被針刺一般的疼痛,即便此刻溫度很低,可密密麻麻的細汗還是從頭上冒了出來,這一天,我根本沒有好好吃東西,相反卻因為嚴重的高反,吐得胃液都出來了。

虛脫的靠在路邊,從口袋里摸出了手機,搜索了預訂的青旅,又給汪琪打了個電話,讓她趕緊把錢轉到我卡里,可得到的卻是已經關機的語音提示,咬了咬牙后,我準備自己走去青旅,導航中顯示目的地離我這里也就不過四公里而已,我安慰自己可以堅持到那里。

我很久沒有這么狼狽過了,一邊被冷風吹著,一邊扶著街邊的轉經筒,拖著蹣跚的步子向前走著,心中埋怨汪琪怎么找了這么個偏僻的青旅,從熱鬧的街頭走到無人的小巷。

......

天越來越黑,頭越來越痛,在拉薩,感冒就極容易會引發肺水腫,弄不好會致命,我蹲在地上喘息著,試圖緩解一些。

這時候,終于有幾個路過的游客,問我要不要叫救護車,我手上的這點錢哪敢叫救護車,在擺手致謝后目送他們走遠。

昏暗的燈光下,再次只剩下我一個人,我莫名有了恐懼的感覺,不知道要怎么熬過接下來那胸悶頭暈的時間。

蹲了幾分鐘后,一陣刺眼的燈光,撕破了夜的沉重,在我正前方停了下來。

我雙手遮在眼前,瞇著眼看著車,卻猛然發現,這輛車的車牌號是自己熟悉無比的,然后便看到換上風衣的郁青匆匆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她竟然來找我了?

萍水相逢,在這個誰也不認識的陌生城市,她竟然找到我了。

我半晌沒反應過來,隨之疑惑,她這是打算放我一馬,救我于危難中了嗎?

扶著墻從地上站了起來,我在眩暈中擠出一絲笑容,道:“真巧,拉薩這么大,有緣人還真是到哪都能遇見。”

郁青不滿的看了我一眼說道:“看來你還沒病的徹底。”

我:“......”

“這是打算去哪?”

“青年旅社,來之前在那訂了房。”我把手機舉起來,她卻并沒有認真看。

郁青盯著我確認道:“確定不去醫院?”

“沒錢,頭暈,走不動,去不了。”

話音未落,胃部突然傳來一陣抽搐的脹痛感,我疼到捂住腹部再次蹲了下來,郁青卻趁我蹲在地上,轉身又往車子走去了。

“我胃疼,你就這么打算狠心離開,眼睜睜看著我死嗎?”

郁青站住又回頭看著我:“怎么,又準備和我來苦肉計了么?我無需對你負責到底,也有權利選擇漠視和離開。”

我疼得抽搐,額頭上再次冒出的細汗,也沒力氣再和她理論了。

半晌,郁青終于回到我身邊,蹲下看著我,仍帶著懷疑問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那么多病在身上難不成還能不藥而愈,我也想挺直腰板......在你面前啊,可我......又不認識誰,偷跑出來連......同事都不敢聯系,只能厚著臉皮賴著你,我知道你厭煩我,可我這人......”

郁青不滿的看了我一眼說道:“都這樣了,你少說兩句會死啊!”

郁青沒同我再浪費口舌,當即過來攙扶著我向她的車走去,替我打開了車門,可我幾乎是被粗暴塞進車里的。

上車后,她將暖風調大了一些,而這一幕,讓我陡然錯覺在這座陌生城市里有了相依為命的人。

“為什么幫我?”

“問問你那城墻厚的臉吧!”

......

醫院里,醫生聽完我的敘述,數落著我身體這么差不該上拉薩來折騰,又對著郁青一陣數落,說她作為朋友不該到現在才帶我來就醫。

任憑醫生再怎么數落,郁青始終一言不語,全部接受,我猜或許是懶得解釋,畢竟她那么酷。

折騰到深夜,我終于安穩的躺在床上打著點滴,郁青先前出去了,到現在還未回來,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,我從未想過來拉薩這兩天,會像西天取經似的,最終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,躺在這里看夜空。

在拉薩,少了高樓的遮擋,似乎哪里都是好視角,在高原迷幻光影的襯托下,整片星空壯觀、滄桑、氣勢磅礴,顯得更加的神秘。

一靜下來,我就容易胡思亂想,想著再過幾天便是和晏秋見面的日子了,也不知道她此刻到拉薩了沒有,我必須抓緊好起來,趕緊去八廓街找到叫“貢達”的小屋,然后租一頂帳篷立在門口作為信號,等待她來找我。

......

后半夜,我被拔針頭的護士弄醒,燒退后,饑餓感再次襲來,APP上找了家深夜還在營業的店,點了一份不麻不辣的麻辣燙,算算我已經一天沒吃飯了。

等餐時間,我扶著墻到衛生間撒了尿,然后習慣性的將手伸在水龍頭下,不知道是不是水路的問題,半天不出水,說真的,每次遇到這種不是很好使的感應水龍頭,都感覺自己像個要飯的。

不知道是深夜生意太好還是怎么回事,我點的不麻不辣的麻辣燙外賣,遲到了許久,以至于送餐小哥過來送單時對著我說:“不好意思啊兄弟,你的不麻不辣麻辣燙現在好像也不燙了。”

我:“......”

食不知味的吃了一盒麻辣燙,那沒有拉上窗簾的窗外已經有了一了抹亮色,我又回到床上睡了一覺。

......

次日上午,我本想起床走走,可身體像癱了一樣,想來是昨日運動量太大,打著吊瓶又躺到中午,點了份外賣卻毫無胃口,這種疲倦感一直到傍晚才稍稍緩解。

掀開被子準備去洗手間時,我發現自己的腰部以下都黑紫了,無力感再次襲來,瞬間就覺得自己不能動了。

同病房摔斷腿的藏族小伙伸頭一看,嚇得從床上蹦起來,柱起拐杖就要架著我去找醫生會診。

我覺得下半身不受神經控制,奮力像蛇一樣游到床頭,一邊罵著禍不單行,一邊瘋狂按床頭呼叫鈴。

護士連忙找來骨科主治醫生,醫生瞧瞧摸摸,眉頭微皺,我小心翼翼的看著他表情變化。

他嘆息了一聲,又搖了搖頭......

我欲哭無淚的表情,看著醫生捏捏戳戳半天,又用棉簽小心翼翼的沾了點酒精擦了擦,最后看著發黑的酒精棉,特別無奈的說:“身體好點后,好好洗個澡,你的秋褲掉色了!”

小說《助理兇猛》 第5章 秋褲掉色了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三分彩官网